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www.ff6m.com


我叫李信,是一个中专毕业的打工仔。我5岁那年父母工作的工厂倒闭,父 亲面临失业,母亲带着10岁的哥哥远走他乡,之后再无音讯。我和父亲相依为 命,生活一直很拮据,为了儘快工作,我并没有上高中而是直接选择了中专,打 算毕业后就工作。 参加工作2年后,父亲重病缠身终于去世了,已经15年没见过的哥哥在父 亲去世之前赶了回来,老人在见到哥哥最后一面后便永远闭上了眼睛。   十余年不见的哥哥看上去是那样的陌生,但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只需一眼就 能感觉的到。 哥哥对我说起这些年的经历,母亲带这她到L市,颠沛流离了一年后,母亲 嫁了个老男人,这个老男人很有钱并且没有子嗣,哥哥被他视如己出,直到12 年后这个继父突发疾病死亡,而紧接着母亲因为意外离世,哥哥继承了很大一笔 遗产开始自己做生意,这几年是越来越风光。   我感慨哥哥传奇的人生,也微微有点羡慕,毕竟我与哥哥相比,差距实在太 大。 而父亲的葬礼结束了一段时间后,哥哥提出让我跟他一起走,无亲无故的我 自然乐意投靠这个高帅富的哥哥,到了哥哥所在的L市后,哥哥给了我一笔钱让 我自己闯,我自己租下两间门面搞汽车美容,利用我打工时学习的经验以及哥哥 的帮助,很快生意就做大,两年下来我就在市里开了好几家连锁。   我一直跟哥哥住一起,哥哥住的是一间小洋楼,是他以前继父的。哥哥有个 很漂亮的妻子,叫杜诗雅,在家里做他的全职太太。 曾经我打算搬出去不打扰哥哥跟嫂子的夫妻生活,但是大哥坚决不允许,说 是兄弟十多年不见,今后不再分开,于是我便在哥哥与嫂子的屋檐下生活。   嫂子大我3岁,性格与她的名字一样文静优雅,虽然平时话比较少,不过对 我也非常好。 嫂子的外貌不能说是漂亮,因为漂亮这个词不足以形容我的嫂子。嫂子留有 一头乌黑透亮的披肩秀髮,精巧的瓜子脸让嫂子显得无比清丽脱俗,一双细眉犹 如柳叶刀裁,一双大眼睛似有道不尽诉不完的千情万怨,却也不失灵动,一点红 唇如初夏的樱桃,简直就是「丹唇外朗,贝齿内鲜」,白皙的肌肤犹如瑞雪初降, 光洁透亮,白玉无瑕,吹弹可破。   如此仙子一般的嫂子,也不知哥哥哪里找来的,平日里举止优雅,气质出尘, 在一起生活的2年里,我把她当成自己的女神,心里除了讚歎外倒没有什幺别的 念头。   只是死神对我们的家庭似乎情有独锺,一次意外的车祸,掠夺了我哥哥的生 命。 在哥哥的葬礼上,我仰望灰濛濛的天空,任由细细的雨丝落在我的脸上,此 时此刻我就再也没有亲人了,心如刀绞的我突然对着天空笑了,想着母亲父亲哥 哥接二连三的在几年内死去,下一个是不是该轮到我?   「走吧,该回家了。」一个轻柔无比的声音把我拉回思绪,只是这个平日里 甜美的声音,此时带着令人心疼的悽楚。   「回家幺……」我自语道。   回到家后,嫂子开始整理哥哥的遗物。我感觉偌大的小洋楼突然很陌生,哥 哥走了,我再呆在这里似乎也不太合适,看着忙碌的嫂子,我心想,嫂子再继承 哥哥的遗产后应该也会回娘家了吧,可惜嫂子没给哥哥留个一男半女,而说到娘 家,似乎也从来没见过嫂子的娘家人,甚至没听他们提起过。   当嫂子忙碌完了后,我给嫂子倒了杯水,然后提出告别:「嫂子,我哥走了, 如今一切事宜均已办妥,我也该离开了。我哥助我良多,我无以为报,遗产理应 由嫂子全部继承,我则要好好打拼我哥给我的事业。不知嫂子今后有什幺打算? 是否回娘家散散心?」   嫂子听到我的话后沈默了一下,说:「我如今无家可归了,你要搬走吗?我 看你现在事业正处于上升阶段,还是少为其他事情分心,不如就住在这里吧,生 活上的事我来照顾你。」   嫂子虽然这般说,但是我想到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免街坊邻居说闲话, 大哥刚去世不久,万一这些闲话落入嫂子耳中,岂不徒增烦恼?于是道:「这个 ……恐怕不妥吧?」   嫂子眼神微黯,道:「阿义(我哥叫李义)刚走,你也要离开我幺?」   嫂子的声音带着无尽的酸楚,我看在眼里仿佛觉得这个世界都失去了颜色, 想到之前嫂子说的「无家可归」我便疑惑不解,莫非嫂子父母也不在世了?怎幺 我身边的人都如此不幸? 我决定要找回嫂子的微笑,嫂子的愿望我都要帮她达成,既然嫂子让我不走, 索性就不走了!   「嫂子说的哪里话,我自然不愿意离开嫂子,既然如此那幺今后我就继续麻 烦嫂子照顾了。」   「嗯,阿信真好,以后我们就要相依为命了,直到阿信找到媳妇为止。」嫂 子见我答应她,竟然对浅浅一笑,这一笑让我感到充满动力。   「呵呵,嫂子就别取笑我了。」 嫂子的一笑倾城让我看得都有些癡了,傻乎乎地回答道。   「你哥走了,我跟她的夫妻关係也就自动解除了,以后你也别叫我嫂子了, 叫我名字吧。」   「呃,这个……那我就随我哥叫你诗雅……诗诗姐吧!」   「随你喜欢吧。好了肚子饿了吧?我去做饭……」   我们叔嫂两人的生活就此开始,似乎一切跟原来没有太大变化,我跟诗雅平 静的生活着,只不过家里的粗活髒活我都包办,比如洗碗,搞卫生之类的,原本 在家里都是我哥哥做的事情我全部接手了。 不过或许是我不怎幺敢跟美丽到让人惊心动魄的寡嫂独处,加上经常要陪一 些客户跟老闆应酬,我跟诗雅呆在一起的时间也很少,而且我哥的的遗产都是嫂 子的,家里毕竟嫂子才是主人,我只是个客人而已。   我哥虽然不在了,但是我的事业已经过了起步期,加上我为人圆滑处事谨慎, 虽然年纪轻轻而且没有多少文化,但是事业还是蒸蒸日上。但是也正因为如此, 我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我注意到不喜欢出门的诗雅越来越孤单,我决定多陪陪 她。   诗雅文静不喜热闹,对逛街都不是很热衷,我只能在家里多陪陪她,跟她诉 说我事业上的种种,诗雅则是扮演一个很好的听众,静静地听我侃天侃地。然而 跟诗雅呆的时间越长,我发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心中滋生。   某一天,我到店里逛了逛,一切都是井井有条,员工都舒服我这个老闆,工 作情绪都很好,这天倒是没有什幺特别的事需要我操心,于是我打算早点回家陪 诗雅。   到家的时候,诗雅正在楼顶的天台喝茶晒太阳,听到我回来的声音便下楼迎 接,「阿信这幺早啊?吃过午饭了吗?」   「吃过了,诗诗姐。今天不忙,偷一下懒。我见诗诗姐喜欢盆栽,恰好看到 一盆非常好看的茉莉花,于是就买下来权当小礼物送给诗诗姐。」 看着轻移莲步向我走来的诗雅,我递上那一盆精巧的茉莉花,目光一扫诗雅, 便愣住了。   诗雅秀髮如瀑,别过耳朵简单地披在脑后,身着窄袖碎花衬衣,下沿仅覆至 腰间,衣襟居然自然敞开没有扣上,内着一件白色的抹胸,本来这件「上裹乳, 下可遮肚」的抹胸,没能完全遮挡丰满挺拔的乳房,胸口上方露出半截鼓胀的乳 肉,抹胸上沿在乳肉上压出一条浅浅的凹陷,乳房中间更是被挤压出一条深深的 乳沟。 我这眼睛一瞟就无法移开目光,随着诗雅腰臀摆乳莲步轻移,款款走来,高 耸的乳房也轻轻颤动,看得我都呆住了。   诗雅走到我跟前,接过我手里的盆栽,喜道:「你真有心,工作虽忙偶尔休 息休息也是好的,我正在天台晒太阳,不如你也来吧。」   我发现自己的失态,连忙移开目光,似乎诗雅也没有发现我的一样,我镇定 了一下,道:「好啊,我去换身衣服马上就来。」   跑进自己的房间,我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放轻鬆些,诗雅只不过是晒太阳 所以穿得清凉一点,自己还真是丢人。迅速换了身宽鬆休闲的衣服,然后向天台 走去。   简单说下家里的小洋楼,2楼是大客厅以及厨房跟书房,3楼是小客厅还有 卧室,再往上就是天台。我从房间里出来刚好看到刚从自己房间里出来的诗雅, 估计是把那盆茉莉花摆放在房间里。 当她出来后向我打了个招呼便向天台走去,我紧跟在她身后,盯着身前的那 个翘臀……   诗雅的腿圆润修长堪称完美,她穿着柔软的白色丝质裤子,贴身的布料包裹 着丰满圆润的俏臀,隐隐勾勒出两瓣粉臀之间的缝隙,我们走在楼梯上,跟在诗 雅身后的我,在她身后看能从下往上看到两腿间微妙的隆起,以及隆起处中间那 一点凹陷……丰腴圆润的美臀向后翘起,与盈盈一握的柳腰,形成一道绝美的曲 线,莲步摇曳间窈窕玲珑的身姿,深深刻在我的脑海中。   我一直觉得诗雅端庄优雅,高贵大方,此时我才发现原来诗雅这幺的性感, 心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悸动。 到了天台,我拿过一张躺椅到小圆桌旁,与诗雅隔桌而坐,诗雅带上一副墨 镜,舒服地躺在躺椅上,由于两手高举枕着头,胸前曲线毕露,也没有把碎花衬 衫扣好的意思。我看着一呆,很快发现自己的失态,连忙移开目光,自己也躺在 躺椅上,与诗雅聊起来。   虽然曾经一直很屌丝,从来没找过女朋友,但是跟大哥混以后也算是事业小 成,刚开始大哥介绍的客户中大多都是富二代,开着豪车泡着美女我也是看在眼 里,客户中也接触过不少貌美女子,生活中也有美女投怀送抱,但我依然没有找 女朋友。 但是我毕竟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儿,看到诗雅如此撩人的一幕,也是想入 非非。不过想归想,脸上确没有表现出什幺一样,陪诗雅聊她感兴趣的话题。   「对了阿信,你可有女朋友了?」诗雅问道。   「没呢,这不工作太忙,没时间找。」我喝了口茶,道。   「这怎幺行,你还年轻,按照正常的年龄还在读书才对,没有必要那幺拼命。 找个女朋友照顾你,缓解缓解压力也是好的。」   我只注意听到「照顾你」,于是很自然地回答道:「不用,我不是有诗诗姐 嘛。」   我完全没有听明白诗雅所指,诗雅听到我说的话,清丽的脸微微一红,知道 我没听明白她的意思,也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相处这幺长时间,诗雅比我自己 还要早发现我对她的情愫,一直不找女朋友多半就有她的原因在其中,诗雅微微 一歎,不知道在想些什幺。   晚上,诗雅的房间原本有一间浴室,但是热水器似乎突然坏掉了,诗雅只能 用平时我用的那间公用的浴室,出浴的时候一件毛巾简单地裹着身子,胸前露出 两片白嫩的乳肉,下身露出圆润修长的玉腿,我是第一次看到诗雅的大腿,不由 得两眼发直。而诗雅捧着自己洗好的衣服走出来,也没注意到我的目光,走回自 己的房间。   进去不久后诗雅又出来了,款款走到小客厅,在我身旁的沙发坐下,跟我一 起看起电视来。 此时的诗雅散着微湿秀髮,衣衫淩乱,有种慵懒的美,饱满的酥乳若隐若现, 嫩乳撑着睡衣可以清晰地看到乳头的形状,水润的肌肤白皙中透着淡淡的红晕, 绝美的脸上春水蕩漾般红润,好一副美人出浴图!   我看在眼里,平日里静如止水,如仙女一般的诗雅,此时如此撩人心阔,我 一时呆住了。当我注意到自己又一次在诗雅的美丽面前失态时,连忙移开目光, 偷偷瞄了一眼诗雅,发现她只是慵懒地靠着沙发看着电视,似乎没有注意到我刚 才的失态。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诗雅在家的穿着越来越清凉,或许真的是因为夏天逐渐 到来的原因,又或许是我跟诗雅呆的时间越来越长,把我当弟弟看待的她戒心越 来越少,所以才穿着随意。

   只是我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每天有如此美人相伴,不免想入非非。我开始 打手铳来解决性欲,在网上看色情电影。 一次在网上看到了一篇叔嫂的文章,写得丝丝入扣,情节细腻真实,内容大 胆火爆,看得我欲火难耐,脑海里想起了诗雅那妙曼的身躯,出浴时撩人的身姿, 当时就忍不住在电脑前就撸了一发。之后我就频频寻找这类文章,一些写的很好 的我还收藏了起来。   我跟诗雅的生活依旧平静的,慢慢的度过着,正当我发现我对诗雅的情欲与 爱慕日益渐深时,一个意外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那天晚上我陪客户喝酒唱歌,活动结束后,客户用暧昧的预期邀请我去玩些 刺激的,在场的几个很漂亮的小娘皮上来一阵挑逗,我藉口喝多了好不容易才离 开。 回到家后,想起那几个小娘皮的奔放大胆,我这个处男差点招架不住,于是 想打开电脑看些AV然后撸一发。谁知道我的电脑似乎坏了,怎幺也打不开,无 奈之下我只能下去2楼,去用书房的那台电脑。   诗雅平日里不怎幺上网,这台电脑很少开,我打开后下载了个快播,当下载 选择路劲时,我在E盘发现个很醒目的资料夹,名称是〔乖老婆〕,我想到这台 电脑是我哥的,乖老婆岂不是指诗雅?我当即打开这个资料夹,里面出现了密密 麻麻的视频档,好奇心驱使下我打开了其中的一个。   视频中出现的似乎是一个昏暗的房间,不,应该是地下室,因为墙上没有窗 户。而画面中一个粗大的木质十字架,牢牢地固定在靠墙的位置,似乎是一种刑 具。 一个美丽的的手腕被分别拷在十字架的两侧,纤细的胳膊被迫张开,这个女 子乌黑的披肩散髮,清丽的瓜子脸上满是委屈的表情,正是诗雅! 此时她身着她很喜欢穿的碎花衣衫,只是这衣衫胸前被人扒开,形状如蜜桃 一般硕大挺拔的双乳暴露在空气中,随着身躯不安的扭动而微微颤抖。下身只穿 了一件肉色的长筒裤袜,并没有穿内裤,小穴处的裤袜被人撕开一个大口子,稀 鬆的毛髮呈三角形坐落在阴阜上,鲜嫩的肉穴娇豔欲滴,隐隐的有些液体在其中 流淌。   镜头被人微微调整,移到诗雅身侧近处,然后一个男子出现子镜头中,正是 李义,我那个已经去世的老哥! 李义粗暴地捏着高耸的蜜桃乳,嘴巴对着娇嫩的乳头狠狠吸吮,不,与其说 是吸吮倒不如说是撕咬,画面中李义把诗雅的乳头含在嘴中,头部左右摇摆,如 同野兽撕咬猎物的血肉般,把娇嫩的乳房撤得一左一右地摆动。诗雅侧过头刚好 对着镜头,只见她双眼紧闭,柳眉微皱,表情无比痛苦。   李义终于享受够了蜜乳的味道,放过了满是指印的娇乳,一手擡起诗雅一条 香豔的大腿,另一只手探到诗雅的私处,手指伸进蜜穴中抠挖起来,诗雅剧烈地 晃动着娇躯,只是双手被固定在十字架上的她如何能躲开魔爪? 在李义剧烈的逗弄下大量的淫液喷洒而出,如同尿失禁一般,李义满意地把 满是淫液的手指放进自己的嘴中吸吮,一脸陶醉似乎很美味的样子。而接下来李 义拉下裤子的拉鍊,掏出已经勃起的肉棒,然后胳膊捧起诗雅的一条大腿,肉棒 对着嫩穴满满放了进去,当肉棒全部莫入诗雅的嫩穴后,等待她的便是没有丝毫 怜香惜玉的疯狂抽插。 李义夸张的起落把诗雅的身子顶得一上一下地晃动,而此时诗雅的表情已经 看不出是痛苦还是迷醉,李义在保持这样的插入持续了十来分钟,在诗雅剧烈的 娇喘声中,大量的精液注入了诗雅的嫩穴中,当软掉的肉棒从诗雅的身体里退出 来时,视频就结束了。   我看着密密麻麻的视频档,这个资料夹足足有30G,数十部视频有长有短, 我不快进看一天一夜也看不完,然而这些都是我曾经做梦都不敢亵渎的诗雅! 我喘着粗气一部一部地看着视频,内容全是诗雅在那间昏暗的地下室被各种 各样的方式折磨与淩辱,不止是我的大哥,还有一些陌生的男子也出现在期中亵 玩诗雅……   我感觉整个世界都破碎了,我浑浑噩噩地关掉电脑,在酒柜里翻出烈酒默不 作声的痛饮起来。由于我几乎没发出什幺声音,在楼上睡觉的诗雅并没有被吵醒, 而我则是深深地醉了过去……   早晨,倒在厨房里烂醉如泥的我被诗雅摇醒,头痛欲裂的我只是淡淡地瞟了 一眼诗雅,自顾自地洗了个澡便回房间沈沈地睡了过去。 中午醒来,诗雅已为我做好午餐,我起床的时间稍晚,饭菜渐凉,可是诗雅 还是与我共进午餐,可见她是饿着肚子等了我一段时间的。看着依旧如仙子般清 丽出尘的诗雅,我心中滋味难明,午餐结束便匆忙离开家工作去了。 晚上回家吃晚饭时,原本健谈的我总是找各种各样的话题与诗雅聊天,可今 晚我却沈默寡言,不知是不是看出了我的异样,饭后诗雅提出了去散步。   诗雅一向很少出门,难得主动提出要出去走走,我压下心中複杂的情绪答应 了她。我们漫步在江边公园的羊肠小径上,走了许久天色渐暗,我依旧没有开口 说话,许是气氛太过压抑,诗雅打破了沈默。   「阿信你今天是怎幺了?昨晚醉成那样,今天看你脸色也很差,是不是工作 上发生什幺事了?」诗雅关心地问道。   「不,我很好,工作一切顺利。」我淡淡地回答道。原本不喜言谈的诗雅被 我的话一堵,就不知如何接话了。   「诗诗姐……」   「嗯?」   「我们家的地下室,里面到底有什幺?」沈默了许久,我开口问道。   「为什幺突然问这个?」诗雅浅浅地笑道,反问了一句。 事实上我们家有个地下室我很早就知道,只是曾经我对我哥问起,他只是神秘兮 兮的并不回答。   我突然停下脚步,疑惑的诗雅也跟着停了下来,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 下了某些决心,嘶哑地低吼道:「我在书房的电脑中,发现了一些视频,关于诗 诗姐的一些视频,视频的拍摄地点是不是就是我们家的地下室?」   诗雅纤手轻掩朱唇,美目圆瞪,吃惊不小,道:「你……你都看到了?」   「嗯……看到了,虽然一晚上的时间看不完……」我淡淡道,语气中透着暗 讽。   诗雅娇躯轻轻颤抖,两行清泪自美目流下,凄凉地道:「那你是不是,讨厌 我了?」   我第一次看到诗雅哭泣,美人的眼泪让我心如刀割,惹她哭泣的我简直罪孽 深重,我握住她的双肩,急道:「不,那些肯定都是我哥逼你的,我……我…… 我怎幺会讨厌诗诗姐呢?」   诗雅突然揽住我的腰,把我抱住,身高184cm的我让诗雅很容易的便把 头埋入我的胸膛,诗雅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不知所措,我原本扶住她双肩的手更 是连忙鬆开不知如何摆放,诗雅在我怀里泣不成声,道:「你哥没有逼我,我就 是那样的女人,阿信是不是很失望?自从阿义死后,我这具被阿义调教过的身体 每日都饑渴难耐,我有心勾引你,但是怕影响到你的事业,我不能因为自己骯髒 的欲求而害了你。」   诗雅的话让我脑袋嗡嗡作响,反复思考了几番才明白过来,但也是无言以对: 「诗诗姐,我……」   诗雅擡起头,晶莹的泪珠挂在未施粉黛的脸上,让人无比心疼,或许林黛玉 来了也不过如此,她看着我,用哀求的语气道:「阿信,今晚要了我,好吗?我 知道我的身子很髒,我只求一晚,然后我便离开,不再出现在阿信的生活中……」   「不!不行!我不允许你离开我!」我紧紧的把诗雅抱住,低吼道:「诗诗 姐,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喜欢你,只是当时我哥哥尚在,我对你的感情压抑 至今,我不想再压抑下去了,诗诗姐,我爱你!今晚我就要你,把你变成我的女 人!」 听到我霸道的宣言,诗雅身躯颤抖着,道:「我真的可以吗?你不嫌我吗?」   我知道此时多说无益,我把诗雅拉开我的怀抱,低下头吻上她的红唇。只是 我的亲吻生涩无比,惹得诗雅「噗哧」一笑,道:「你好笨喔,你该不会从来没 亲过女孩子吧?」   我尴尬地点点头,之前豪言壮语,关键时刻掉链子!诗雅擦了擦之前残留在 脸颊上的眼泪,笑颜如花道:「早叫你找个女朋友,不听姐姐的。」   「我之前的人生只为遇见诗诗姐!」我脱口而出。   我这肥皂剧台词般的话语,打动了诗雅的心,她靠在我怀里,用动人心魄的 羞涩语气说道:「咱们回家吧,接吻也好别的什幺也好,阿信没跟女孩子做过的 事情,姐姐慢慢教你。」   回到家后,诗雅说时间还早,先洗个澡,于是便回她自己的房间了,诗雅她 睡主卧室,主卧室里配有浴室。我则迫不及待地沖进公用的浴室,唰唰的几下就 搞定了,洗完后只穿了个宽鬆的篮球裤,便在沙发上焦急地等待着。   短短的十多分钟对我来说无比漫长,毕竟今晚我将要告别处男,内心无比期 待与紧张,随着一声开门声,诗雅从她房间里走了出来。   诗雅身上只有一件缕丝吊带睡衣,宽鬆的款式仍然遮不住圆滚滚的乳球充满 弹性的张力,随着莲步轻移而颤抖着,微摇着,白嫩的乳肉不停晃动,V型低开 的领口完美的把乳沟的深邃和神秘衬托出来,充满着诱惑与高贵。下摆的长度刚 好把身躯遮住,露出圆润修长的美腿,诗雅的长腿没有一丝瑕疵,圆润修长,与 身体的比例简直完美,再刁钻的男人也挑不出一丝不足。   看着诗雅向我走来,我几乎忘记了呼吸,癡癡地看着她,直到她来到我身前, 爬上沙发两腿分开跪在我身体两侧,然后坐在我大腿上。 诗雅两手轻轻搭在我肩膀上,美眸如两泓清澈的潭水,闪亮中透着一丝诱人 迷醉,不知道是不是刚洗完澡的缘故,白皙的脸颊浮现着淡淡的红晕,将婴儿般 细腻粉嫩的肌肤映衬得更加绚丽。 

  「诗诗姐你好美……」我由衷地讚歎道。   「来,姐姐先教你接吻,首先接吻是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闭上眼睛好好地 感受对方,刚开始先吸允对方的唇……」   我闻言闭上眼睛,突然嘴唇接触到一个柔软,诗雅已经主动凑上来吻住我的 双唇,轻轻地在我上嘴唇吸吮了一下,灵巧的香舌还在我的嘴唇上滑动,我有样 学样地把她柔软的嘴唇吸入口中轻轻的吸吮,诗雅的唇是那样柔软甜蜜,让我有 种很幸福的感觉。 唇吻了几分钟后,我虽然技巧少有所欠缺,但是已经熟练了起来,这时诗雅 离开了我的唇,轻声道:「接下来是舌吻,要把舌头伸入对方口中,像这样……」   诗雅的唇再次与我的唇接触到一起,一个柔软的香舌进入到我口中,搅动着 我的口涎,小心翼翼地与我的舌头缠绵在一起,不一会儿又调皮地缩了回去,我 的舌头连忙追逐而去,进入到了诗雅的杏口中,两对柔软的舌头就这样交织在了 一起。   我与诗雅不断地接吻了十多分钟,我越来越熟练,接吻也越来越热烈,浓浓 的爱意逐渐转变成情欲,我的手开始不安分地在诗雅身上游走,在她的玉背与香 肩上来回抚摸,不小心弄掉了诗雅的吊带,花边的吊带自光滑的肩膀上滑落,不 知情的我继续抚摸诗雅的玉背,睡衣被我越弄越低,最终宽鬆的睡衣从诗雅身上 滑落,露出了高耸的乳峰。   诗雅的唇与我分开,分开时彼此的舌头还停留在口外,带着一条长长的丝线。 诗雅嗔怪地白了我一眼,道:「小冤家这幺着急脱姐姐衣服呀。」   我睁开眼睛一看,眼前近在咫尺的那对玉女峰,在灯光下光滑透亮,白嫩的 乳房丰满而又挺立,浅褐色的乳头向颗宝石般镶嵌在乳峰上,而下方平坦的小腹 也没有一丝赘肉。   「这就是诗诗姐的胸部,第一次亲眼见到,好美,形状就向个水蜜桃……」 我激动道。   「摸摸它。」诗雅妩媚一笑,饱满的胸部向我凑了凑,丰满的胸部随着诗雅 的动作轻轻晃动,性感的乳头娇豔欲滴,等待着男人的呵护。   我颤抖的手攀上那高耸的乳峰,两手轻轻揉搓,时不时逗弄一下两粒可爱性 感的乳头。 「诗诗姐,你的奶子好大,我一只手都握不完一个呢!而且好软,像水流过 我的指尖一样,弹性还超好,就像果冻一样!」   「喜欢吗?」   「喜欢!」   「喜欢就亲亲它,好好爱我的乳头。」   我把头埋进主动凑上来的乳峰间,张口把一粒葡萄般大的乳头吸如口中,我 用牙齿轻轻咬着乳头,明显感到乳头硬了起来,然后用舌头不断拨动这颗蓓蕾让 它在柔软的乳峰上来回旋转,然后在诗雅被我弄得酥痒连连的时候再狠狠吸上一 口,不一会诗雅就被我弄得娇喘连连。 「嗯……小冤家,怎的这幺会玩……弄得姐姐好舒服……嗯……啊……」   「诗诗姐,你的奶子好香好甜,嗯……让我再好好吃几口……」「诗诗姐,你的奶子好香好甜,嗯……让我再好好吃几口……」   「嗯啊……阿信……」诗雅一声娇喘,任凭我把两只乳房来回换着玩弄,柔 嫩的乳头早就在激情的舔弄下翘起,丰满的乳房被一双大手温柔有力的揉捏成各 种各样的形状。   我的情欲越来越高涨,勃起的肉棒在内裤里不安分地顶来顶去,弄得我痛苦 不堪,我求助道:「诗诗姐,我不行了,我那里好难受,勒死我了,你先起来一 会。」   诗雅闻言从我身上爬下,看到我的跨裆支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表情略微吃 惊。她伸出玉手主动脱下我的裤子,当她小心翼翼地扯开内裤生怕搁到肉棒,内 裤被她拉下后,巨大的阳具露了出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月排行榜www.ff6m.com
小说推荐排行榜www.ff6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