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www.ff6m.com


(四)爱的告白

     “咦?”我从睡梦当中醒了过来,刚想伸个懒腰,却发现自己的胳膊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我睁开迷迷糊糊的睡眼一瞧,不由大吃一惊,睡意一下子烟消云散,整个人也完全清醒了过来。原来本应该睡在自己被窝里的女儿莹莹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我的怀里,将我的右臂完全压在她的身下,难怪我觉得自己的胳膊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呢?   我低头凝视着怀中甜睡的女儿,她姣美的面容上带着着甜甜的笑容,两个圆圆的小酒窝显得十分的可爱,殷红的小嘴微微向上翘起,带着优美的弧度,有如天使般恬静优雅。   我伸出左手摸了一下她柔顺的秀发,犹在梦中的莹莹似被惊动,抱着我的一双玉臂紧了紧,口中喃喃呓语道:“爸……不要离开我……我好害怕……”   “别怕、别怕,爸爸永远都不会离开你。”我心中充满了爱怜之意,望着怀中的女儿轻声说道,她一定是在梦中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吧?   “爸……莹莹……好崇拜你……好喜欢你哦……莹莹……不想要后妈……不想…把你…让给别的……女人……”听到女儿在梦中的呓语,我差点没跳起来,我只觉得浑身一震,身上的冷汗都出来了,看来我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啊。   “嗯……”梦中的莹莹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嘤咛一声,将自己的身体在我怀里动了动,好像要找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和位置似的。我低头往怀中看去,这一看可不打紧,一幕奇异的景象呈现在我的面前,我的目光在一刹那凝滞住了,再也无法移开。   原来莹莹身上的睡衣是穿她母亲的,自然显得有些大,她这一动竟然将睡衣胸口的扣子给挣脱了,一下子将她雪白的胸脯给露了出来:十三岁的少女身体才刚刚开始发育,两个小馒头似的玉峰在胸前凸起,显得无比的可爱;淡淡的乳晕顶端是两颗粉红色的小葡萄,傲然的挺立在空气中,随着少女轻微的呼吸,小葡萄还微微的颤抖着,煞是诱人。   我只觉得一下子口干舌燥,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下唇,一股邪火也从小腹下升起。   我从来没有想到,一个青涩少女的胴体会对一个男人有如此的诱惑力,一点也不输于成熟的少妇。   而且莹莹还是我的亲生女儿,再加上刚刚又听到莹莹梦中的呓语,那种从心底涌起的罪恶感更让我感觉分外的刺激,我只觉得脸一下子像火烧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砰……砰……砰……”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就像一桶从头浇下来的冷水,心中的邪火一下子就被浇灭了,理智也从崩溃的边缘被拉了回来。我有些羞愧的将目光从女儿娇嫩的身体上离开,心中暗叫一声「惭愧」,稍微平息了一下情绪,用尽量平稳的声音问道:“谁啊?”   “是我啦,你们父女还真能睡。”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玉梅姐随随便便说的句话让我心中不禁一颤,脸像发烧似的,不用看我也知道自己的脸一定红得不能再红了。我心中暗自自责不已:“我这是怎么啦,莹莹是我和玲的女儿啊,我怎么能起这种念头?”   “唔……谁这么吵啊……”就在我自责的时候,怀里的莹莹终于被吵醒了,她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双手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   “小懒虫,是你梅姨啦,快点起床啦。”我将目光偏向一边,用笑谑的口吻说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跟平时一样。   “爸,你还说我啊,你还不是…”莹莹娇笑着反击我,却突然住口不说了,我用眼角的余光看到莹莹娇羞的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胸膛,原来她是发现自己胸前春光外泄了,难怪会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我自然装做什么都不知道,自顾自的穿衣下床,头也不回的道:“今天是个大晴天呃,不要再赖在床上了。”   等我从浴室洗漱完毕出来,莹莹已经换好了衣服,看到我的眼神,一向大胆的莹莹竟然有了一丝娇羞之意,我当然是视若不见,打发她去快点洗漱。看到女儿消失在门后的娇小身影,我心中不由暗叹了口气,跟玉梅姐之间还是不清不楚的,现在连自己的女儿也搅和进来了,这算怎么回事啊?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我不能对不起玲,我在心中暗暗做出了决定。   “爸,我走啦。”莹莹笑语盈盈的向我打过招呼之后就出门了,她要去参加一个好朋友的生日聚会。望着女儿消失在走廊里的身影,我不禁长叹了一口气,心中只觉烦躁不已,有句话叫做「剪不断、理还乱」,用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是在合适不过了。   “怎么啦,玉麟,你好像很苦恼的样子。”玉梅姐的声音将我从乱如麻的思绪当中惊醒过来,我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玉梅姐坐到了我的对面,正一脸关切的望着我。玉梅姐的上身套着一件白色的羊毛衫,因为身体前倾的关系,她胸前的曲线显得更加鲜明,我看在眼里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天的情形。   “怎么啦,玉麟,你在发什么呆?”玉梅姐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甩甩头将脑海中的杂念驱除,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后,低着头小声道:“玉梅姐,我非常感谢这么多年来你对我们家的照顾,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玉麟,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么生分的话来?”玉梅姐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向我这边走了过来:“你到底想跟大姐说什么?”   “大姐,我…”我抬头看了一眼已经走到面前的玉梅姐,又立刻低下了头,有些嗫嚅的道:“大姐,我……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我惴惴不安的说完这句话,低下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因为我不知道玉梅姐听了这句话之后会有什么反应,但是我想她一定会伤心吧?   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分钟而已,但是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心中的不安也更加强烈了,我忍不住抬起头,偷偷向玉梅姐看去。咦?   玉梅姐的脸色怎么平静如常,还是那么娴静的望着我?看到我不安的表情,玉梅姐嫣然一笑道:“这就是让你一直苦恼的问题吗?”我傻傻的点了点头,脑袋好像充满了糨糊一样,变得迟钝起来。 

  在我呆傻的表情当中,玉梅姐微笑着坐到了我的身边,并且伸手在我的脸上轻轻拂过,我只觉得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里蔓延开来。定定的看了我半晌,玉梅姐突然幽幽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才轻声道:“玉麟,大姐从来就没有什么痴心妄想,你根本不用为此而感到苦恼。”   稍微停顿了一下,玉梅姐接着说道:“那晚你喝醉了酒抱着我喊着阿玲的名字,哭着求我不要离开,我就知道没有人能够取代阿玲在你心中的地位。我不否认,我的确是喜欢你,我想你一定也能感觉得到……”虽然早就心知肚明,但是听到玉梅姐亲口说出「喜欢我」的话,我心中还是感觉有些怪怪的。   “玉麟,你还记得十六年前你第一次来到Q市的时候,是谁去火车站接的你吗?”玉梅姐偏头望着窗外,眼睛里好像升起了一层水雾。   “我当然记得,就是玉梅姐你啊。”我毫不迟疑的回答道,我是不可能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的。因为玉梅姐是我在这所城市认识的第一个人,而且后来在我来到学校之后,玉梅姐也在很多方面给予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这对一个初到陌生环境的年青人而言是铭记终生的记忆,又怎么会轻易忘记呢?   “你可能不会相信,大姐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深深的喜欢上了你。”   玉梅姐自嘲的摇了摇头,然后苦笑着道:“听起来有些可笑是吧?一个婚姻美满、家庭幸福、而且有了一个三岁大的女儿的已婚女人居然会对一个比自己小五岁的毛头小伙着迷,说出来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但是这的确是真的。当然啦,我也知道我们之间是没有任何可能的,所以我尝试着像对待自己的亲弟弟那样对待你,而后来你也的确把我视作你的亲姐姐,但这其实并不是我想要的。”   “玉梅姐,你……你……”饶是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够强了,但是突然听到玉梅姐的表白,我还是吃惊得说不出话来,难道玉梅姐十多年来一直对我和我们家这么照顾,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的确,有些时候我是感到玉梅姐对我和我们家过于好了,但是我从来都没往深里去想,要不是玉梅姐今天亲口说出来,我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一定吓着你了吧?”玉梅姐的声音柔柔的,但是我能从她的话中体味到了一丝的落寞。   “本来我以为这些话永远都不会有机会说出来,但是没想到上天去像是要有意捉弄我似的,在你朱大哥因为心脏病突然去世了以后,我的确伤心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你朱大哥的影子在心里渐渐淡去了,相反另外一个深藏在内心深处的影子却变得越来越清晰,十几年前被强行压抑的情愫在我心中又重新萌芽了。”   “曾经有好几次我都想告诉你我一直喜欢着你,但是看到你和阿玲那么的恩爱,我只有把话都藏在心里。十多天以前,当我听到阿玲出事的消息时,在为阿玲伤心的同时我心里竟然还有一丝喜悦,我知道那是为什么。玉麟,你现在什么都知道了,你一定觉得大姐很不要脸吧?”   “不……”我几乎是喊出来的,此刻我的心中有如巨浪滔天,想不到除了玲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在苦苦的单恋着我,而这个女人竟然就是我一直视之为亲姐姐的玉梅大姐,这让我实在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我的脑子很乱,我有些语无伦次的道:“玉梅姐……这个……我实在没想到大姐你会……你知道我和玲一直把你看成亲姐姐般……”   “我知道,所以我一直把这番话埋在自己心里。”玉梅姐转过身子望向我,脸色显得十分的平静:“玉麟,你不要误会,大姐告诉你这番话是要你明白,既然咱们都已经像姐弟般相处了十几年,大姐根本无意去改变这种关系,所以以后我还是你的大姐……”   “大姐,对不起…”我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心中非常的矛盾,虽然玉梅姐极力的在掩饰心中的失望和幽怨,但是我却能明明白白的感觉到。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玉梅姐的宽容让我心中的内疚感更深,我在心中暗暗呐喊着:“玲,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玉麟,别这样。”玉梅姐拉开了我抱着的头的双手,望着我柔声道:“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呢?真正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是我这个坏女人不应该起非分之心,不应该不顾羞耻的喜欢上了你……”   “大姐,你别说了……”我伸手捂住了玉梅姐的嘴,定定的望着她道:“大姐,你是我所见过的最温柔、最善良的女子,如果你都算坏女人的话,那天底下真就没有好女人了。是我柳玉麟福薄,辜负了大姐的深情厚爱……”   「噗哧」一声,玉梅姐突然娇笑了起来,笑得我一愣一愣的。看到我呆傻的样子,玉梅姐巧笑倩兮的伸出兰花指在我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娇声道:“你的嘴倒是甜得很,要是把你刚才的话拿起骗小女孩,肯定一骗一个准,可惜大姐我已经是老太婆了,可消受不起……”   “大姐,你怎么会是老太婆?我看你一点也比那些年青的小媳妇差嘛。”我忍不住脱口而出道,玉梅姐的确保养的很好,肌肤依然如年青时候的那般白皙细嫩,身材一点也没走样,就我那天亲眼看到的情况而言,她胸前的双峰也没有下垂的迹象,的确不像是一个已经有一个十九岁女儿的母亲。   “贫嘴,你从哪里看出我不比那些小媳妇差了?”玉梅姐的脸颊上泛起了一层红晕,表情似羞似喜,声音柔柔的、软软的,好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向自己的情郎撒娇似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玉梅姐露出这样娇媚的表情,我不禁有些目眩神迷,心中也荡起了一丝涟漪。   “瞧你这傻样?”玉梅姐看到我呆呆的看着她,脸上的红晕更深了,娇媚无比的横了我一眼,脸上洋溢着羞喜交加的神情。我只觉得心底深处的某根心弦被触动了,玉梅姐的娇媚让我深深的着迷。   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伸手一揽就将玉梅姐拦腰抱了过来。在我的「突然袭击」之下,玉梅姐先是浑身一震,然后就软软的倒在了我的怀里,娇喘微微的小嘴正贴在我的耳边,呼出的热气弄得我的耳朵痒痒的。   噢,我感觉身体快要爆炸了似的,我不由自主的将怀中的胴体搂得更紧了。   虽然隔着几层衣服,但是我能清晰的感觉到玉梅姐胸前的两座玉峰紧紧的贴在我的胸膛,那大小、那硬度都让我充满了向往;玉梅姐的一头秀发挡住了我的脸,幽幽的发香沁人心鼻;怀里娇躯的温度正在逐渐升高,耳边传来的娇喘也更加急促,我的理智也正一步步流失着。不知什么时候,我的双手已顺着玉梅姐身体的曲线下滑,来到了她那丰满的臀部,不能自已的抚摸起来。   “呼……呼……呼……”玉梅姐的娇喘声变得更加急促,她的双手也紧紧的抱住了我的后背,娇躯在我的怀里蠕动着。脑海中的玲的身影一闪而过,我恢复了一丝理智,我强忍着心中的冲动,伸手将玉梅姐扶了起来,让她的脸正对着我的脸。玉梅姐的脸很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放射出无比的柔情和蜜意,仿佛要把我融化似的。   “大姐,我……唔……”我刚想开口说话,玉梅姐红嘟嘟的小嘴就朝我的嘴印了过来,在四唇接触的那一刹那,我只觉得脑中「嗡」的一下,最后的一丝清明也终于被无边的欲火所淹没,一切都像是命里注定似的,我彻底的沉沦了。   “嘿……咻……”我们两人的呼吸都十分的急促,我们的嘴唇激烈的交缠在一起。我们都紧紧的搂着对方,好像要把对方的身体跟自己融为一体似的,想不到平时温柔娴静的玉梅姐会突然变得这么狂野,让我有种异样的感受。   香滑软腻的小舌有如一条灵活的蛇般伸进了我的口腔,诱惑着我的神经;我也不甘示弱的伸出自己的舌头,和这灵活的小蛇纠缠在一起,不眠不休。   我变得粗野起来,右手在玉梅姐那丰满的臀部大力的揉捏着,而左手则从玉梅姐的羊毛衫下面探了进去,隔着内衣将她的右乳抓在手中,用力的抓捏起来。   噢,那软中带硬的触感实在是太美妙了,一阵阵快感直冲大脑,胯下的银枪已不知什么时候耸立了起来。   我有些急不可耐的把玉梅姐推倒在了沙发上,伸手就欲去脱她的衣服,玉梅姐突然挣扎着坐了起来,娇羞无比的看了我一眼,媚眼如丝的小声道:“到房间里……好吗?”我微一愣神,然后点了点头,拦腰抱起了玉梅姐柔软如绵的娇躯就向卧室走去。玉梅姐的双手抱着我的脖颈,小嘴吐气如兰,娇喘微微,整个娇躯也变得火热。   到了卧室之后,我将玉梅姐往床上一抛,飞快的拉上窗帘,然后就朝床上的玉梅姐扑去。玉梅姐四肢张开,软软的躺在床上,媚眼含情的望着我,任由我在她的额头、脸上、脖颈上留下一串激情的吻。可惜身上的衣服阻止了我前进的步伐,玉梅姐仿佛洞烛了我的心思,红着脸朝我羞涩的一笑,将上身微微抬起,同时将双臂举过了头顶。   我的心砰砰跳得好快,仿佛要从胸膛跑出来似的,我仿佛回到了十四年前我和玲的新婚之夜,那一夜我也是这么紧张。我屏住了呼吸,有些笨手笨脚的将羊毛衫从玉梅姐的头顶脱了下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件白色的衬衫,两座饱满的玉峰将衬衫顶得高高的;很显然玉梅姐并没有穿胸罩,两粒乳头的形状清晰可见,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感觉有些口干舌燥,视线也停滞在玉梅姐的胸前。   看到我有些笨笨的样子,玉梅姐嫣然一笑,然后伸手解开了衬衫上所有的扣子。我跪在玉梅姐的身旁,怀着一种近乎虔诚般的心情,双手握住衬衫的衣襟猛的往两边一翻,两座白白的、挺挺的乳峰就一下子出现在我的面前。   噢,实在是太美了。像两个反扣的玉碗似的,玉梅姐的乳房呈现出完美的形状,饱满而坚挺,毫无一丝下垂的迹象。在乳峰的顶端,两圈紫红色的乳晕包围着两个鲜红欲滴的樱桃,像是在向我示威似的骄傲挺立着。   我完全迷失了,扑在了玉梅姐的胸前,一口含住她的左乳,舔咬吮啮起来;而我也没有厚此薄彼,右手盖住了玉梅姐的右乳,轻柔的抚摸揉捏起来。   我闭上了眼睛,呼吸着动人的肉香,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童年,回到了那因病早逝的母亲的温暖怀抱。我不厌其烦的在玉梅姐的乳房上舔着、吮着,时不时的还把樱桃般的乳头含在嘴里轻吮,并用舌头沿着乳晕打圈,我的动作十分的轻柔,因为我怕唐突了玉梅姐。在我的轻捻慢拢下,玉梅姐胸前的两粒樱桃变得更加坚挺起来,同时她也有些难耐的轻哼起来:“嗯……哼……嗯……”   耳边听着玉梅姐娇媚无比的娇哼,心中的欲火更加炽烈,我抬起头,看了一下玉梅姐,只见她娇靥酡红,双眸紧闭,鼻息咻咻,双手则难耐的抓着身下的床单。看到玉梅姐的媚态横生的样儿,我再也无法忍耐,双手直攻她的腰带,玉梅姐也急不可耐的抬起了臀部,让我顺利的将她的裤子脱下,至此玉梅姐的身上只剩最后一道防线。   我低头审视着玉梅姐最后的堡垒,只见一条白色的内裤紧紧的包裹着她的阴部,一团黑色勾勒出的轮廓清晰可见,在其中央部位还有些许水渍的痕迹。我屏住呼吸,伸手抓住了内裤的两边,轻轻的向下褪去。 

  玉梅姐配合的将阴部挺起,让我顺利的将内裤褪到了大腿根部,我终于见到了玉梅姐无比动人的私处:呈现出诱人的粉红色肉缝横亘其中,浓密的阴毛因为缺少修剪而稍显杂乱,有少许因为被渗出的玉液浸湿而伏贴在肉缝的两边。   急切的将内裤沿着玉梅姐修长的玉腿拉出扔在一边,我有些手忙脚乱的解除了自己的武装,胯下的肉棒从内裤里解放出来的时候已经呈现一柱擎天的态势,硬得有些发胀。在我脱衣的同时,我注意到玉梅姐的美眸张开了一条小缝在偷偷张望,当我的粗壮的肉棒暴露在空气当中的时候,我听到了玉梅姐发出了极其轻微的一声惊呼,看来我的尺寸有点吓着她了。   我轻轻的伏在了玉梅姐的身上,玉梅姐睁开眼睛羞涩的看了我一眼,又立刻闭上了眼睛。注意到玉梅姐的秘处已经足够湿润了,我没有再迟疑,用手引导着坚硬如铁的肉棒抵住了玉梅姐的蜜穴,在两人下体接触的一刹那,我明显感觉到了玉梅姐身体一颤。   我并没有立刻就采取行动,而是低下头去找玉梅姐的樱唇,玉梅姐娇喘微微的樱唇自动迎了上来,与此同时她的一双玉腿缠上了我的腰部,而她的柔荑则圈住了我的身体用力往下一拉,「噗哧」一声,肉棒顺着玉液的润滑,一下子充满了她的蜜穴。   “啊……”我和玉梅姐同时发出了一声轻呼,我只觉得肉棒一下子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所在。   哇,实在是太紧了,我只觉得肉棒被四周的秘肉紧紧的包裹着,一种强烈的快感直冲大脑,差点让我「出师未捷身先死」。想不到玉梅姐的女儿都已经成人了,她的蜜穴却如处女般紧窄狭小。   注意到玉梅姐轻轻皱起了眉头,我柔声问道:“玉梅姐,你还好吧?”   听到我关切的声音,玉梅姐羞涩的睁开美眸看了我一眼,以轻如蚊蚋般的声音道:“好久没有过了,一下子有点不适应,而且…而且…你的…太大了……”   说完她羞涩的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都在微微的颤抖。本来还能保持住自己理智的我,被玉梅姐这充满诱惑的媚态逗得欲火焚身,我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搂着玉梅姐的腰部就开始抽动起来。   “嗯……啊……啊……”玉梅姐紧咬着银牙,不让自己的小嘴里发出让自己脸红的叫床声,殊不知这恰好适得其反,有如火上浇油般刺激得我欲念更旺,最后一丝的怜香惜玉之心也在熊熊的欲火当中被烧掉了,我兴奋如狂,双手搂着玉梅姐的纤纤柳腰就是一阵狂抽猛插,顿时室内响起一阵急促的撞击声,「啪」、「啪」、「啪」有如急促的鼓点,敲在我们的心房。   “啊……玉麟……轻点啊……啊……”玉梅姐似乎不堪鞑伐,从咬着一绺秀发的樱桃小嘴里发出了求饶的声音,但她的身体却背叛了她的内心,她的双手紧紧的将我的身体拉向她,同时腰部剧烈的挺动着,迎合着我一次又一次的冲刺。   此起彼伏、此退彼离,我们配合的如此默契,彼此完全适应了对方的节奏,什么「九浅一深」、「三浅一深」之类的技巧完全显得多余,每次都是尽根抽出,然后再深深的插入。玉梅姐丰满的臀部像是安了电动马达似的,飞快的颠动摇摆,恰到好处的配合着我的每一次进攻。   “啊…啊……这下好深……啊……玉麟……啊……”强烈的快感终于让玉梅姐变得狂野起来,她不再刻意的压抑自己的情感,开始放声娇吟了起来。看着身下的玉梅姐媚眼如丝,娇靥似火,娇喘微微,秀发披散,浪态毕露,挺动如狂,我更加兴奋,发狠狂抽猛插起来。   “啊……啊……玉麟……我……不行了……啊……”随着玉梅姐一声悠长的尖叫,一股清凉的液体从她的蜜穴的深处涌出,与此同时我只觉得肩膀一痛,差点没叫出声来。用牙齿在我的肩膀上留下纪念之后,达到高潮的玉梅姐软软的瘫倒在床上,张着小嘴直喘气。   我静静的伏在玉梅姐的身上,用舌头轻轻的舔着她的耳垂,听着她急促的呼吸声,心中变得一片清明。不知过了多久,玉梅姐渐渐的从高潮的余韵当中清醒了过来,感受到我仍然留在她体内的坚挺,她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了。我心中暗笑,双手却在她的胸前加速活动起来,挑逗着她的情欲。   刚刚经历过一次高潮的胴体显得十分的敏感,不多一会儿,玉梅姐又双目赤红,媚眼如丝,她咬着我的耳朵用腻得发甜的声音道:“玉麟,这次让我来服侍你吧?”说着她就搂着我一翻身,变成了男下女上的姿势。   “哦……玉麟……你好棒……”玉梅姐一刻也不停息的在我身上颠弄起来,让我感受到了她狂野的一面。要知道玲在床上可是很传统的,而且比较害羞,而我也不愿强迫她,所以一直以来我和玲之间并没有太多的花样,不过那种灵肉合一的感觉却非任何生理快感所能代替的。也许是因为面对我的关系,玉梅姐的脸上带着一丝的羞意,双手撑在我的胸前用力的上下套弄着。   「噗滋」、「噗滋」的抽插声从下体相接的部位不断传来,随着玉梅姐的上下颠弄,她胸前的一双玉峰也激烈的摇晃着,在空中荡起一片诱人的乳波。而她的满头秀发更是披散着,随着她的动作而在空中飞舞着,更增几分狂野风情。   我忍不住伸出双手握住了玉梅姐胸前跳动的两只玉兔,同时腰部也用力的向上挺动着,配合着玉梅姐下坐的节奏,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我忍不住赞叹道:“大姐……你真好……再来……”   玉梅姐羞涩的朝我嫣然一笑,俯下身来亲了我一口,腰部扭得更急。一时之间,「噗滋」「噗滋」之声大作,而席梦思床也发出了不堪负荷的抗议,「嘭」   「嘭」之声大作。渐渐的,玉梅姐的身上出现了一层细细的汗珠,随着她螓首的摆动,滴滴香汗也四处飞溅。我的双手从她的胸前收了回来,转而托住她的柳腰,助她一臂之力。   “啊…嗯……玉麟……啊……你怎么还不射啊……大姐……又不行了……”   玉梅姐香汗淋漓,张着小嘴直喘大气。这种女骑士的姿势对于女方来说,由于能够自主的控制角度、力度和深度,所以会让女方能够获得更强烈的快感;而其缺点就是对女方的体力要求较高,现在玉梅姐就明显的呈现出了强弩之末的颓势,套弄的速度开始变慢了。   “大姐……我也快了……”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下体传来,我知道自己也快不行了。我托着玉梅姐的柳腰,用力的上下抖动玉梅姐的身体;而玉梅姐听到我也快到了,也是顾不得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鼓起余勇加速挺动,同时口中娇吟着道:“玉麟……大姐也快不行了……我们一起……”   “好……大姐……你坚持住……”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闭上了眼睛,凭着本能挺动着。   啊,要来了,我忍不住大叫一声:“大姐…我来了…啊……”   憋了许久的阳精猛烈的在玉梅姐的身体内喷射而出。   几乎与此同时,玉梅姐也迎来了自己的再次高潮:“啊……啊……我也来了……啊……”随着玉梅姐悠长的娇吟,她的娇躯软软的倒在我的身上,我们紧紧的相拥在一起,静静的体味着高潮后的余韵。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慢慢清醒过来,看着怀中的玉梅姐,我心里突然涌起一种负罪感。仿佛是洞悉了我的心思似的,玉梅姐轻轻的吻了我一下,柔声道:“小傻瓜,不要再胡思乱想了,这是大姐自己愿意的,你不用负什么责任的。”   “不——”我紧紧的抱住了玉梅姐的娇躯,用坚定的声音道:“大姐,你给我一段时间好吗,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何必勉强自己呢?”玉梅姐的玉手在我胸前轻轻的滑过,她的声音显得柔柔的:“阿玲才是你心中的最爱,大姐什么交待都不想要,只要你能偶尔陪陪大姐,大姐就心满意足了。”   “大姐——”我抱着玉梅姐的娇躯,声音有些哽咽,眼角也有些发酸。玉梅姐说得不错,玲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的确是谁都无法取代的,就算是玉梅姐也不能。玉梅姐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把我的头抱在她的胸前,满腔的柔情几乎将我融化。   “痛吗?”玉梅姐的玉手摸到了我肩膀后的伤口,有些羞涩的小声问道,这伤口是她刚才高潮时激动之下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造成的。   看到玉梅姐露出有如小女孩般羞涩的神情,我忍不住笑道:“当然痛了,看来下次我要穿身盔甲才行。”   “呸,咬死你这坏蛋才好呢。”玉梅姐的脸红得有如熟透的虾米一般,羞涩难当的在我的胸前轻轻咬了一口。   我微微一笑,压低声音道:“大姐,说真的,你刚才好浪啊,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不相信平时温柔娴静的大姐你到了床上会这般狂野。”   “你这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玉梅姐羞涩无比的在我的大腿上拧了一把,然后红着脸小声地道:“玉麟,你是永远无法体会一个寡妇那种孤枕难眠的滋味的。”   “大姐,苦了你了。”我的心中不禁默然,玉梅姐都至少有两年没有享受过鱼水之欢了,难怪今天会在床上显得那么放浪。我的脑海中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了女儿莹莹,她会怎么看待我和玉梅姐的关系呢?还有她那种让人不安的倾向又该怎么处理呢?   “玉麟,你怎么啦?你还在苦恼你我之间的事情吗?”玉梅姐看我皱起了眉头,有些误会了。   “不,大姐你误会了。”我摇了摇头道:“我是在担心莹莹。”   “你是担心莹莹不能接受我?”玉梅姐轻轻皱了一下眉头,沉吟着道:“莹莹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而且我也无意做她的后妈,所以我想她应该可以接受我们这种关系。”   “大姐,你不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我向玉梅姐说出了我的担心。   玉梅姐听完后也皱紧了眉头:“如果是这样那就真有点麻烦了,不如回头我找个机会跟她谈谈吧,我想咱们女人之间好说话一些,而且我想她也不会对我有所隐瞒。”   “也只好如此了,我真的非常担心。”一想起莹莹我的心情就轻松不起来。   “你也别这么悲观,什么事情都会有解决办法的。”玉梅姐柔声安慰我道,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羞涩的笑了笑,玉梅姐小声的对我说道:“你刚才一定累坏了吧,要不要大姐陪你睡一觉?”   “要,当然要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不再畏畏缩缩,我嘻嘻一笑道:“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大姐先陪我洗个鸳鸯澡。”   “洗就洗,难道大姐会怕了你不成?”玉梅姐虽然口气很硬,但是到了浴室就原形毕露了,看到她面对我的裸体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大姐,看样子你以前很少洗鸳鸯澡啊。”   “你知道就好。”玉梅姐羞涩的白了我一眼,然后幽幽叹了口气,我知道她一定是想起了以前的老公。我也暗自摇了摇头,心中暗自祷告道:“玲,对不起。”仿佛能够看穿我心思似的,玉梅姐突然对我说道:“玉麟,该跟阿玲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是我抢走了她的老公。”   “大姐,你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的?”我对玉梅姐能够屡次三番的洞悉我的心思感到大为讶异,难道她有什么特异功能不成?   “我可没有什么特异功能。”玉梅姐的话让我又吓了一大跳,看到我像见了鬼似的看着她,玉梅姐忍不住娇嗔道:“你这样看着我是什么意思啊,我又不是会吃人的妖怪?”娇媚的白了我一眼,玉梅姐斜睨着我胯下的银枪道:“倒是你这坏家伙刚才差点没把人家给吃了。”   我笑嘻嘻的伸手拉过玉梅姐的手握住我的银枪,嬉皮笑脸的问道:“大姐,你刚才不是吃得满口流油嘛,现在又怎么说它是坏家伙?”   “小坏蛋,又来耍贫嘴。”玉梅姐羞笑着伸指弹了我一下,然后红着脸道:“说真的,你这坏家伙还真让大姐有些吃不消,真是让人又爱又怕。”   “那大姐是爱多一点,还是怕多一点呢?”我嬉皮笑脸的问道,没有哪个男人听到这样的话不会感到骄傲和满足。   “你这是明知故问嘛。”玉梅姐没好气白了我一眼的道:“好啦,别再磨磨蹭蹭的,站起来让大姐帮你把身体擦干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月排行榜www.ff6m.com
小说推荐排行榜www.ff6m.com